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從融入走向融合研究

  • 時間:2020-06-09

刊發于《全球化》2020年第2


摘要:當今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變局中危和機同生并存,這給中國經濟從融入世界經濟走向與世界經濟深度融合帶來重大機遇。2035年前中國外部發展環境有望總體保持和平穩定,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不會變,世界經濟重心向亞太地區轉移,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繼續崛起,構建利益共享的全球價值鏈成為人類共同需求,“一帶一路”倡議促進世界加速互聯互通。但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深度融合面臨的外部不穩定、不確定因素日益增多,國際關系復雜程度前所未有,大國之間的競爭與合作博弈更趨復雜,全球經濟治理體系面臨新危機。同時,中國的綜合國力持續提升,市場規模日益壯大,綜合優勢顯著增強,將為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深度融合奠定堅實的基礎,但也面臨經濟發展新動能不足、世界級企業和品牌缺乏、能源瓶頸制約加劇和金融系統性風險加大等突出問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經濟發展完成了融入世界經濟的偉大轉變。未來,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將順應經濟全球化的新形勢,推動中國經濟從融入世界經濟走向中國經濟與世界深度融合的新階段。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而中國處于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兩者同步交織、相互激蕩,對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深度融合而言,既充滿機遇,也存在挑戰。如何應對挑戰,抓住機遇,推動變局發展,實現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深度融合,是我們解讀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題中之義。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到2035年,推動形成陸海內外聯動、東西雙向互濟的開放格局,形成面向全球的貿易、投融資、生產、服務網絡。2035年前,中國發展依然存在許多有利條件,新的增長點、增長極、增長帶不斷成長壯大,有條件、有能力實現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的深度融合。同時,也要清醒地看到,在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深度融合道路上將面臨著一系列極為復雜的困難和問題,有許多可以預見和難以預料的各種挑戰及風險,有些將是前所未有的且相當嚴峻的,這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融合的深度與廣度。

一、面臨非常有利的國際大環境

綜合各方面因素分析,2035年前隨著主要大國力量對比的變化及科技革命的不斷突破,全球秩序將不斷演變,新的地區和國際格局將加速形成,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不斷深入人心,和平與發展依然是國際環境的大趨勢和基本特征。

(一)和平與發展依然是時代的主題

各國相互聯系和依存不斷加深,國際力量對比變化日趨平衡,全球和平力量的上升遠遠超過戰爭因素的增長,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大勢不可逆轉。各國經濟往來更加深入,共同利益逐漸增加,維護和平、推動發展是大勢所趨,經濟全球化的大趨勢不會逆轉?;ヂ摼W和科技信息革命推動各國之間的伙伴關系和依存關系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人類追求發展的愿望更加強烈,國際社會越來越希望走出一條公平、開放、全面、創新的發展之路。越來越多的國家追求開放發展,希望發展成果惠及各方,共同維護多邊貿易體制,構建開放型經濟,實現共商、共建、共享。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在全球政治、安全、經濟、文化和生態等領域蘊含深刻洞鑒,贏得越來越多政府、政黨和國際組織的共鳴與支持。2017323日,人類命運共同體重大理念第一次寫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決議。2018年達沃斯論壇上,各國領導人競相呼吁加強與中國的合作,中國的開放愿景、對保護主義的抵制受到普遍歡迎。

(二)世界經濟重心向亞太地區轉移

隨著亞洲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的快速崛起,全球經濟的重心逐漸從大西洋地區向亞太地區轉移。一些機構預測,亞洲經濟規模很有可能在未來超過歐美地區。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有可能在2035年左右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印度正進入經濟發展的快速通道,35歲以下的年輕人占總人口的50%。印度尼西亞是具有勞動力價格優勢的人口大國,未來10年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預計在5%以上。孟加拉已經連續20年保持6%的增速,未來10年平均經濟增速有望達到7%。緬甸啟動改革以后經濟增速是8.5%,菲律賓2012年以來年均經濟增速6.5%,越南近幾年經濟增速年均6%??焖侔l展的經濟體基本上都在亞洲,將促進全球經濟重心向亞太轉移。亞太經合組織21個成員GDP之和占世界經濟總量的比重從1980年的46.3%上升到2018年的59.8%。

1  19602018APEC21個成員GDP     單位:萬億美元

項目

成員

1960

1980

2000

2017

2018

1

澳大利亞

0.019

0.150

0.42

1.32

1.42

2

文萊

0.001

0.005

0.006

0.012

0.015

3

加拿大

0.041

0.274

0.74

1.65

1.76

4

智利

0.004

0.029

0.08

0.28

0.30

5

           中國          

0.060

0.191

1.21

12.24

13.61

6

中國香港

0.013

0.029

0.17

0.34

0.36

7

中國臺北

0.002

0.042

0.32

0.57

0.59

8

印度尼西亞

/

0.072

0.17

1.02

1.04

9

日本

0.443

1.105

4.89

4.87

4.97

10

韓國

0.004

0.065

0.56

1.53

1.62

11

馬來西亞

0.002

0.024

0.09

0.31

0.35

12

墨西哥

0.013

0.205

0.71

1.15

1.22

13

新西蘭

0.005

0.023

0.05

0.20

0.21

14

巴布亞新幾內亞

0.0002

0.002

0.003

0.021

0.023

15

秘魯

0.003

0.018

0.05

0.21

0.22

16

菲律賓

0.007

0.032

0.08

0.31

0.33

17

俄羅斯

/

/

2.60

1.58

1.64

18

新加坡

0.001

0.012

0.10

0.32

0.36

19

泰國

0.003

0.032

0.13

0.46

0.50

20

美國

0.543

2.863

10.28

19.39

20.50

21

越南

/

0.002

0.03

0.22

0.24

合計

/

/

23.22

48.00

51.28

世界經濟

1.37

11.18

33.60

80.89

85.79

亞太經合組織占比

84.98%

46.29%

67.53%

59.34%

59.77%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注:2018年數據是各國官方公布的數據,世界經濟總量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數據。

近幾十年,東亞與太平洋地區(不包括美國)經濟發展迅速,經濟總量占世界經濟總量的比重從1980年的16.22%上升到2000年的24.65%,到2018年已達到30.47%。同期,經合組織(OECD)、北美、歐盟經濟總量占世界經濟的比重都呈下降趨勢,北美和歐盟的經濟總量占世界經濟的比重從1980年的62.60%下降到2000年的59.34%,再下降到2010年的50.89%、2018年的48.36%,已經低于50%。2018年,中日韓和東盟的經濟總量為23萬億美元,占世界經濟的27.3%。

2  19602018年主要地區和國家GDP占世界經濟的比重   單位:%

地區和國家

1960

1980

2000

2010

2017

2018

經合組織

78.41%

78.60%

81.57%

67.68%

61.47%

60.58%

東亞與太平洋地區

11.22%

16.22%

24.65%

25.68%

29.72%

30.47%

北美

42.79%

28.07%

32.83%

25.14%

27.49%

27.27%

歐洲聯盟

26.28%

34.53%

26.51%

25.75%

21.40%

21.09%

拉丁美洲與加勒比海地區

5.97%

6.98%

6.81%

8.11%

7.40%

7.21%

美國

39.78%

25.61%

30.61%

22.69%

24.02%

23.86%

中國

4.37%

1.71%

3.61%

9.25%

15.16%

15.60%

日本

3.24%

9.89%

14.55%

8.64%

6.03%

5.87%

印度

2.67%

1.64%

1.38%

2.51%

3.22%

3.33%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三)新興經濟體的影響力持續提升

進入21世紀以來,具有勞動力、資源和產業基礎優勢的中國、印度等新興經濟體快速崛起,占全球經濟的比重不斷上升,極大改變了全球發展格局,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集團之間的發展差距出現縮小趨勢?!缎屡d經濟體發展2019年度報告》顯示,根據IMF的估計數據加權計算,2018年新興經濟體11國(簡稱E11,包括G20當中的阿根廷、巴西、中國、印度、印尼、韓國、墨西哥、俄羅斯、沙特阿拉伯、南非和土耳其11個國家)的GDP增長率約為5.1%,不僅高于世界經濟的增速,還高于新興市場與發展中國家的平均增速。與此同時,新興經濟體之間的經濟合作取得諸多新的進展。從內部合作來看,2018E11內部貿易占其對外貿易總額的比例由降轉升,并超過2015年的最高水平,各國之間的直接投資穩定增長。E11的經濟總量占全球的比重由2010年的25%上到201830%。預計,到2035年,E11的經濟總量占全球的比重將超過40%。近代以來,世界經濟主要由少數發達國家主導,大部分發展中國家長期處于依附地位,形成了極度不均衡的全球經濟發展格局。發達國家作為全球經濟發展的高地,占據著產業鏈和價值鏈的高端環節,掌握著核心技術,擁有最高的收入水平,享有最好的生活水準,消耗最多的人類資源,掌控全球經濟規則的制定。但是,近些年新興經濟體的總體實力日益增強,有望改變這種格局。

(四)構建利益共享的全球價值鏈成為人類共同需求

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成為各國的重大機遇,有利于充分發揮各國的比較優勢,共同優化全球經濟資源配置,建設利益共享的全球價值鏈。以蘋果的主要產品手機為例,但它不光是蘋果的,還是富士康、瑞聲科技、舜宇光學等企業共同組成的全球化產業鏈的產物。蘋果手機的產品設計在美國,芯片、顯示屏和核心零部件生產在日本、韓國,輔助零部件生產和組裝加工在中國,最后銷售到全球各地。20182月,蘋果公司公布的“前200名”供應商名單顯示,49家供應商來自中國臺灣,42家來自日本,41家來自美國,29家來自中國大陸,11家來自韓國,7家來自中國香港,6家來自德國,5家來自新加坡,奧地利、芬蘭和荷蘭各有2家,英國、瑞士、比利時和沙特各有1家,200家供應商在全球范圍內共擁有778家工廠??v觀人類歷史,科學技術的重大進步都會深刻影響世界格局。世界經濟論壇執行主席施瓦布2016年出版的《第四次工業革命:轉型的力量》認為,第四次工業革命正以前所未有的態勢向我們席卷而來,發展速度之快、范圍之廣、程度之深絲毫不遜于前三次工業革命,將把數字技術、物理技術、生物技術有機融合在一起,并展現影響世界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強大的力量。

(五)一帶一路倡議促進世界加速互聯互通

共建“一帶一路”跨越不同地域、發展階段和文明,成為一個開放包容的國際公共產品。6年來,共建“一帶一路”倡議引起越來越多國家熱烈響應,正成為中國參與國際經濟合作、完善全球經濟治理體系、促進世界共同發展、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中國方案。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積極支持、參與一帶一路建設,聯合國大會、聯合國安理會將一帶一路設內容納入重要決議。中國與“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和地區的貿易往來不斷擴大、相互投資持續增加,為各參與方的經濟增長注入了新的動力。據商務部統計,20132018年,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貨物貿易總額為8.3萬億美元,年均增長率高于同期中國對外貿易年均增速;中國與沿線國家貨物貿易額占中國貨物貿易總額的比重從2013年的25%提升到2018年的 27%?!耙粠б宦贰毖鼐€國家不斷深化投資領域合作,相互投資加速增長,投融資模式快速創新,合作園區日益增多,攜手推進“一帶一路”不斷向深層次發展。20132018年,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直接投資超過900億美元。2018年,中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56個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額共計156億美元,占同期中國對外投資總額的13%。[1]從發展趨勢看,共建一帶一路將促進世界互聯互通,構建新的全球經濟大循環,推動國際秩序朝著更加公平、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世界銀行研究表明,“一帶一路”提出的交通運輸網絡能夠通過減少整體出行時間和運輸成本,為增加投資和國內生產總值鋪平道路,預計“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外商直接投資總額將因此增加4.97%;其中,來自沿線國家內部的直接投資增加4.36%,來自OECD國家的直接投資增加4.63%,來自非沿線國家的直接投資增加5.75%。

二、面臨日益凸顯的外部挑戰

世界面臨的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日益突出,全球經濟與政治體系很有可能告別過去幾十年的大格局,政治價值觀、意識形態的爭斗可能加劇,經濟競爭和國家戰略利益的爭奪更加激烈,中國面臨的外部環境趨于復雜化。

(一)逆全球化思潮導致保護主義加劇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一些國家出現了逆全球化的趨勢。2016年的英脫歐投和特朗普成功當選美國總統,助推了這一趨勢。全球化在當代社會面對的最大問題是政治意愿減弱。雖然反全球化很多年前就存在,但之前只是一種社會思潮?,F在,逆全球化成了政治思潮,在美國、英國、法國、意大利都存在。部分原因是全球化雖然創造了史無前例的巨大財富,但是財富只是流到了少數國家和少數人手中,社會分化、收入分配差距加大、結構性失業增加、生態環境惡化等問題日益凸顯。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發達國家通過引入國家安全、金融安全、環境保護等擴大對外國直接投資的監管權力,加強對外資并購的安全審查。近些年,中國多項國內投資并購案在美止步于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CFIUS)的審核。201881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外資安全審查現代化法案》,擴大了CFIUS審查范圍。20193月,歐盟理事會通過“歐盟外資審查框架”草案,并于41日生效,對外國資本并購歐盟公司采取更嚴格的審查。盡管歐盟外資審查框架將不具備美國外資投資審查委員會那樣的威懾力,但也將強化中國企業赴歐并購的監管壁壘。

(二)大國之間的競爭與合作博弈更趨復雜

中美全面進入長期的競爭與合作博弈。在新興國家由大變強的過程中,往往會與守成大國發生激烈的國家利益爭奪,并被守成大國無刻意打壓。美國201712月發布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中國定義修正主義國家,并將中國定位為美國戰略上的競爭對手。特朗普就《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發表演講稱,中國和俄羅斯是美國的對手國家,挑戰了美國的影響力和價值。2018年以來,美國無視前車之鑒、違反世界貿易組織(WTO)規則、不顧國內民眾反對,發動了大規模的貿易戰,妄圖通過戰略遏制、利益敲詐來打亂中國發展進程。中美博弈不是短期行為,是中美兩種制度的長期博弈,不僅涉及經貿、制造業、高科技等領域,還涉及地緣政治等領域,具有必然性、長期性和全面性。

大國之間的博弈日趨復雜。世界主要國家都瞄準新一輪科技產業革命,制定創新戰略、謀劃未來發展。在創新發展領域,美國2015年發布《國家創新戰略》,英國2014年發布《科學與創新增長規劃》,日本2016年發布《第五期科學技術基本計劃》,德國2018年發布《高科技戰略2025》。在數字技術領域,英國2015年發布《量子技術國家戰略》和《英國量子技術路線圖》,日本2015年發布《機器人新戰略》,美國2016年發布《“國家制造創新網絡計劃”戰略規劃》《國家人工智能研究與發展戰略規劃》《聯邦大數據研發戰略規劃》,德國2016年發布《數字戰略2025》。這些戰略和規劃大都由各國政府部門研究發布和部署實施,試圖在新一輪科技競爭中把握主動。

(三)人類面對的全球性挑戰不斷增加

傳統和非傳統安全威脅相互交織,能源、糧食、氣候變化、網絡安全等全球性問題日益凸顯,民族分裂主義、宗教極端勢力、暴力恐怖主義等安全因素持續增強,成為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深度融合的潛在威脅。國家之間的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部分國家的失業率居高不下,民粹主義逐漸抬頭,甚至引發社會動蕩和國家間沖突,對其他國家帶來不可預測的外溢作用,給地區和世界帶來不利影響。世界經濟論壇發布《2018年全球風險報告》強調,社會不平等可能是未來十年內構成全球風險的重要因素,在過去30年里53%的國家出現了收入不平等加劇的現象,發達經濟體尤為突出;由于各國關聯性越來越大,網絡攻擊不僅造成突發的影響,也將帶來更加劇烈而且不可逆的系統性沖擊,是未來十年影響全球風險格局的第二大因素。全球挑戰基金會發布的《全球風險報告》認為,人類正處于前所未有的危險狀態,將面臨氣候變化、流行病、人造病毒以及人工智能帶來的災難性破壞等諸多全球性災難。目前人類對自然資源的利用程度已經超過自然資源的自我更新能力,水資源短缺和水污染已成為當代世界最嚴重的資源環境問題,也是未來人類面臨的最為嚴峻的挑戰。聯合國2015年發布的《世界水資源開發報告》指出,從目前的趨勢來看,到2030年世界各地面臨的全球水虧缺能高達40%。

(四)全球經濟治理體系面臨新危機

當前,美國正在挑戰由自己主導建立起來的全球經濟治理體系。1929年美國大蕭條打斷了20世紀初的全球化進程,各國在反思大蕭條期間的貿易保護主義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對人類帶來的巨大災難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目前的國際治理體系。二戰結束以來,現有國際經濟治理體系適應了全球化的需要,促進了世界和平與繁榮。但是近幾年美國采取的一系退群行動和諸多單邊主義措施,給全球經濟治理帶來了更多的不確定性。2017年,美國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巴黎協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18年,美國退出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導條約。同時,美國總統特朗普自上任以來就不斷炮轟”WTO,稱其對美國非常不好”“讓美國幾乎沒法做生意。二戰以來,美國是自其親自締造的全球經濟治理體系的主要受益者。目前,美國退出的主要還是一些外圍,尚未退出涉及其主要利益的核心。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外交已從奧巴馬時期的多邊主義轉美國優先指導下的單邊主義,對全球經濟秩序的穩定和良性發展造成極大的沖擊。新興市場與發展中國家雖然獲得了完善全球經濟治理規則的重大機遇,但是由于自身綜合實力不強,很難在全球經濟治理體系完善過程中發揮較大作用,依然處于被動地位。

三、國內存在支撐經濟融合的眾多有利條件

中國經濟與世界深度融合存在眾多有利條件,經濟體制活力顯著增強,綜合國力不斷提升,物質技術基礎日益強大,市場需求潛力巨大,生產要素組合的綜合優勢增強,經濟發展的韌性和回旋余地加大。

(一)綜合國力大幅躍升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年取得的成就為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深度融合奠定了堅實的物質基礎。中國人民已經實現了貧窮到溫飽、再由溫飽到全面小康的歷史性跨越,積累了豐厚的物質財富。2018年中國經濟總量突破90萬億(13.6萬億美元),相當于美國GDP66%。從GDP世界排名看,中國已趕超意大利、法國、英國、德國、日本等經濟強國,成為第二大經濟體。從發展速度看,中國創造了世界經濟史上40年快速增長中國奇跡。在經濟新常態下,中國仍然可以實現中高速增長,促進國家綜合實力不斷增強。2017年英國倫敦大學宏觀經濟研究中心根據現在各國的年增長率、經濟規模、制造能力、研發潛力、創新指數、人才儲備、國家戰略、市場結構等預測,到2035年,中國GDP35萬億美元,將超過美國GDP。中國經濟交流中心課題組預測,到2035年,中國GDP33萬億美元左右,年均增長率5.3%;美國GDP30萬億美元左右,年均增長率2.5%;印度GDP9萬億美元左右,年均增長率7%。綜合考慮上述不同預測數據,中國GDP將在2030年至2035年期間達到30萬億美元以上,超過美國居世界第一,約占世界經濟總量的22%(屆時世界經濟總量約為150萬億美元)。

3   2035年中美印GDP預測             單位:萬億美元

機構

年份

美國

中國

印度

世界銀行

2018

20.5

13.6

2.60

普華永道(預測)

2030

23.48

26.50

7.84

英國倫敦大學宏觀經濟研究中心(預測)

2035

24

35

6.2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課題組(預測)

2035

30

33

9

 

(二)國內市場規模將躍居世界一

中國的市場規模不斷擴大并將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消費市場,將為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深度融合創造更好的條件。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38.1萬億元(5.75萬億美元),比上年增長9%。美國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8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為6.04萬億美元,同比增長5%??紤]到中國國內消費增速明顯高于美國,中國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預計2020年將超過美國。預計到2035年,中國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將是美國的2倍左右。作為發展中國家,當中國真正成為世界第一消費大國時,會給世界帶來巨大市場機遇,也會為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深度融合提供強大的內生動力。中國市場的優勢不僅在于規模接近美國的水平,更在于世界最大規模中等收入群體所擁有的巨大消費能力,這已成為中國推動新型經濟全球化的強大內生動力。2019121日,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在2018年國民經濟運行情況發布會上表示,國家統計局測算,中國中等收入群體人口已經超過4億人。到2035年,預計中國中等收入群體人口將擴大到6億人以上。受益于龐大的中等收入群體人口數量以及收入增長,中國的市場規模將持續擴大。同時,中國城鎮化的巨大潛力將推動國內市場規模持續上升。未來十幾年,城鎮化仍是中國社會變遷的主旋律。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了加快提高戶籍人口城鎮化率的任務,2020年的目標是提高到45%,2035年的目標是提高到60%。隨著城鎮化的推進,大規模人口遷移將持續推動基礎設施投資和居民消費的增長,這是推動市場規模擴大的強大動力。

(三)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取得顯著成效

2035年前,中國將通過消除生產要素供給的制度性障礙,逐漸進入到主要依靠全要素生產率提高拉動經濟增長的發展階段,為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深度融合提供源源不斷的動力。2018年,中國研發(R&D)經費支出1.97萬億元,占GDP比重為2.18%。截至2018年底,中國正在運行的國家重點實驗室501個,累計建設國家工程研究中心132個,國家工程實驗室217個,國家企業技術中心1480家,有效專利838萬件,每萬人口發明專利擁有量11.5件。未來十幾年,中國將誕生一批具備國際競爭力的高新技術及尖端產品制造中心,在芯片、通訊設備、高速列車、物聯網等前沿領域,都將具備世界領先的研發和制造能力。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和美國康奈爾大學等機構20197月發布的《2019年全球創新指數報告》顯示,中國排名從第17位提升至第14位。

四、國內存在阻礙經濟融合的不利因素

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深度融合面臨著一系列極為復雜的困難和問題,有許多可以預見和難以預料的挑戰和風險,有些將是前所未有的和相當嚴峻的。

(一)中美之間的差距依然較大

中國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的地位沒有變,中美綜合國力之間仍然存在較大的差距,有些差距短期內是難以改變的。從人均GDP看,2018年中國人均GDP1萬億美元,美國人均GDP6.2萬美元,中國人均GDP為美國的六分之一。從勞動生產率看,2018年中國全員勞動生產率(GDP/全部就業人員)為1.6萬美元,美國為11.5萬美元,中國的勞動生產率為美國的七分之一。從中美科技實力看,2018年中國R&D經費支出19657億元(約3千億美元),為美國的二分之一;2018年中國的國家綜合創新能力位列世界第17位,美國排名第1位;截至2018年全球共904人獲得諾貝爾獎獲,其中美國362人,中國2人。20181127日,美國科睿唯安公司(Clarivate Analytics)發布的2018年“高被引科學家(Highly Cited Researchers)”名單顯示,美國高被引科學家數量為2639人次,中國大陸482人次,中國香港50人次,中國澳門5人次,中國臺灣20人次。泰晤士高等教育2018年發布的第15屆年度世界大學排名顯示,美國共41所大學進入前100強,而中國僅有6所(含中國香港3所)。從營商環境看,世界銀行公布的《2019年營商環境報告》顯示,中國的營商環境世界排名第46名,美國排名第8名。從社會發展看,20189月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發布的《人類發展指數和指標報告》顯示,中國位列第86位(0.752分),美國位列第13位(0.924分)。

(二)經濟發展新舊動能轉換任務艱巨

從更長時期和深層次來看,中國原有的勞動力、土地等低成本要素優勢逐漸減弱,經濟增長的新動能、新產業、新市場和新業態的形成還需要一個長期的過程。中國總體還處于創新發展的培育期,創新要素的集聚對于經濟發展的驅動作用亟待加強。虛擬經濟與實體經濟的脫節較大,非實體經濟占用了較多的發展資源,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經濟發展新動力的形成。日本、韓國、中國臺灣等經濟轉型成功的國家和地區表明,創新和延伸經濟價值鏈是跳出中等收入陷阱唯一方式。與世界科技強國相比,中國科技創新能力總體不強,短板比較突出。中國的原始創新能力依然不足,高科技產出比較低,部分產業的核心技術受制于人。中國科技創新的政策和體制還不健全,高端科技人才的比重不高,能實現顛覆性創新的高水平科技創新人才非常缺乏。中國多數企業的創新成果缺乏,只有少數企業具備世界級的創新能力。2018年全球企業研發投入排行榜50強中,美國22家企業上榜,位居第一,德國9家企業,日本6家企業,中國僅有華為1家企業上榜,排名第八。從OECD統計的2016年全球三方同族專利(歐洲專利局、日本專利局、美國專利與商標局共同保護的同一專利)數量看,日本17022件、美國15219件、德國4583件、中國3766件、韓國2671件,占各國當年專利合約條例(PCT)國際專利申請受理量的比例分別為30.1%、26.9%、8.1%、6.7%、4.7%,中國的占比較低,高質量的國際專利相對不足。中國企業創新成果的質量亟待提升,只有少數企業活躍在技術前沿領域。

(三)世界級的企業和品牌缺乏

目前,中國企業在技術、品牌、市場等方面與世界級企業的差距依然較大,缺乏具有全球運營能力的世界級企業?!敦敻弧冯s志2018年世界500強排行榜顯示,中國企業上榜數量120家,僅次于美國(126家),但是從近幾年的數據來看,中國企業的銷售收益率和凈資產收益率均呈下降趨勢。同時,上榜中國企業中的10家銀行平均利潤高達179億美元,遠遠高于120家中國企業的平均利潤水平(31億美元),上榜銀行利潤總額占111家中國大陸上榜企業總利潤的50.7%。上榜美國銀行的總利潤僅占126家美國企業的11.7%。此外,在2018年世界500強排行榜中,僅有的5家房地產公司都是中國企業。中國產品在國際市場上具有較強國際競爭力的知名品牌較少,世界級的品牌更少。中國的工業產品有220多種產量位居世界第一,但是我們自有品牌在世界品牌100強當中只有華為1個。據OECD計,僅占全球商標總量3%的知名品牌,占據了全球市場份額的40%和全球銷售額的50%。世界品牌實驗室20194月發布的2018年度《世界品牌500強》排行榜于顯示,位居第一的美國擁有185個世界品牌,中國只有38個品牌入選。中國品牌的國際地位與世界人口第一大國和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很不相稱,這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短板。多數中國企業在塑造世界級品牌上既缺乏戰略,也缺乏人才,導致中國中低端產品供給嚴重過剩和高質量產品供給嚴重不足。

(四)能源瓶頸制約加劇

長期粗放發展導致中國能源消耗巨大,主要能源對外依存度持續提高。中國2017年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原油進口國之后,2018年超過日本成為全球最大天然氣進口國。中國石油進口約占全球貿易總量的20%,石油消費每年增量占全球石油消費增量的40%。海關總署發布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進口原油4.62億噸,原油對外依存度70.9%,較上年提高2個百分點;中國進口天然氣9039萬噸(1254億立方米),對外依存度45.3%,其中,中國進口液化天然氣5378萬噸,同比上漲41.2%,進口金額268.4億美元,同比上漲82.0%。未來,中國原油對外依存度很可能超過80%和天然氣對外依存度很可能超過50%。中石油公布的《2018年國內外油氣行業發展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的原油產量為1.89億噸,同比下降1.3%,連續3年下降。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生產天然氣1610億立方米,同比增長7.5%。2018年,中國原油進口量與生產量之比為2.44:1,天然氣進口量與生產量之比為0.771。中國已探明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儲量較低。2017 年,中國石油的探明儲量為35 億噸,約占世界總量的 1.5%;天然氣的探明儲量為 5.5 萬億立方米,約占世界總量的2.8%。英國石油公司發布的《世界能源統計年鑒2019》顯示,2018 年中國占全球能源消費量的 24%和全球能源消費增長的 34%,并連續18年穩居全球能源消費增長第一位。

(五)金融系統性風險加大

當前,中國的金融風險主要集中在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突出、企業債務率過高、居民杠桿率攀升等方面。伴隨著經濟增速放緩,累積的金融風險日益凸顯,各類隱性風險不斷顯性化。防控金融風險已經成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的重點。財政部2019123日發布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全國地方政府債務余額18.39萬億元。其中,政府債券18.07萬億元,非政府債券形式存量政府債務0.32萬億元。加上中央政府債務余額14.55萬億元,2018年中國政府債務的負債率(債務余額/GDP)為36.6%。此外,由中央政府擔保的政府支持機構債券的存量為1.89萬億元。政策性金融債和政府支持債券可以看做政府的間接負債。因此,中國政府的總體債務余額為48.96萬億元。2018年,中國GDP規模為90.03萬億元,政府債務負債率為38.69%??傮w來看,中國政府債務負債率低于國際警戒線。但是,中國企業負債率和居民杠桿率快速上升。從企業直接融資看,《2018 年度債券市場發展報告》顯示,2018年末中國企業債券總規模為18.18萬億元,其中,企業債券25690.5億元、中期票據54250.2億元、短期融資券18696.1億元、非金融企業資產支持票據1690.71億元、非公開定向債務融資工具19412.58億元、公司債58227.19億元、可轉債1904.16億元、可交換債1976.63億元;不包括那些沒資格在金融市場上發債、不得不依賴于各種影子銀行渠道的融資。從企業間接融資看,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2018年金融機構貸款投向統計報告》顯示,2018年末,本外幣非金融企業及其他單位貸款余額89.03萬億元,大體上是中國企業通過貸款而形成的債務規模。據此可估算中國企業的負債(債券+貸款)為107.21萬億元與GDP之比為119%,遠高于全球平均水平(80%)。此外,2011年以來,中國居民債務規??焖贁U張。中國人民銀行數據顯示,2018年末中國住戶本外幣貸款余額47.9萬億元,同比增長18.2%,與GDP的比率為54.3%;其中,2018末住戶消費性貸款余額 37.8 萬億元,同比增長 19.9%。2007年中國居民債務與GDP的比率還不到20%,美國居民杠桿率從20%提升到50%用了40年,而中國居民僅用了11年。

五、結論

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給中國經濟從融入世界經濟走向與世界經濟深度融合帶來重大機遇。2035年前,雖然國際關系復雜程度前所未有,大國之間的競爭與合作博弈更趨復雜,外部環境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增多,但是中國外部發展環境有望總體保持和平穩定,國內經濟發展潛力不斷釋放,綜合國力持續提升,市場規模日益壯大,將推動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深度融合,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奠定堅實的經濟基礎。

 

 

參考文獻:

1. 安布思沛:2017中國數字趨勢報告》,2017年。

2. 陳季冰:《全球經濟:緩慢和乏力的復蘇》,《經濟觀察報》201624日。

3. 陳文玲:《透視中國:中國相關國家戰略報告》,中國經濟出版社,2016年版。

4. 陳文玲:《中國與世界:以中國視角解析國際問題》,中國經濟出版社,2016年版。

5. 鄧若冰、吳福象:《全球經濟治理制度變遷與演進路徑》,《河北學刊》2016年第1期。

6. 劉海霞:《世界格局重構下發展中國家的角色轉變、歷史定位與模式調整》,《當代世界與社會主義》2013年第2期。

7. 劉世錦、余斌、陳昌盛:《金融危機后世界經濟格局調整與變化趨勢》,《中國發展觀察》2014年第2期。

8. 趙晉平:《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發展不平衡》,《人民日報》2015 712日。

9. 鄭永年:《絲綢之路與全球經濟再平衡》,《聯合早報》201516日。

10.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課題組:《美國全球戰略調整與布局》,中國經濟出版社2016年版。



   商務部:《商務部合作司負責人談2018年全年對外投資合作情況》,商務部網站,2019116日。

分享到:
湖北3d开奖结果 股市杠杠 上海福彩时时乐走势 山西十一选五平台 甘肃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配资网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彩控网 二分时时采彩全天计划 股票涨跌是根据什么 上海彩票秒速快三 天津时时彩多少分钟一期